沈阳白癜风医院
知识平台
  当前页面:沈阳白癜风医院 > 热点公告 >
谷歌悄悄掌握160万病人数据,是福?是祸?
发布时间:2016-05-26 15:48 浏览量:

  谷歌DeepMind与英国国民健康服务(NHS)达成的协议引起了人们的担心,因为协议让谷歌可以获得三家伦敦医院中所有病人的数据信息,而非仅仅是其开发应用相关的具体医学信息。

  早在2月的时候,DeepMind宣布与NHS合作,为治疗肾脏疾病的医生打造一款APP。公司还收购了一个名为Hark的医疗任务管理APP,该APP由伦敦帝国学院打造,还处于早期阶段。收购APP的目的显而易见是基于此技术继续建设APP。

  AI的巨大潜力

  Streams的目的是为工作在医疗一线的医生和护士简化提醒和病人信息。但是,这不是一个综合医疗数据提醒,也不是聊天平台。它集中围绕一个用途:监测急性肾脏损伤(AKI)。DeepMind联合创始人Mustafa Suleyman说,AKI每年在仅英国就造成四万人死亡,其中四分之一是可以避免的死亡。他在发布会上说:“Streams会在正确的时间传输将正确的数据。我们真正的目标,是将目前占据医院大约97%的被动反应,转变为主动行动,最终可以避免死亡案例。这当然就需要我们最尖端的分析能力和机器学习。你如何优化医生护士们收到的一系列提醒?你如何识别医疗团队中谁该收到正确的信息,以及你该如何确保他们及时跟进?” 谷歌从2月开始继续研发APP,信息分享协议暗示DeepMind系统没有足够的数据,因而无法做出明确的评估。

  DeepMind 确认说,目前还没有用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对收到的数据进行任何处理。不过,公司在网站上表明了自己未来一定会的:“我们今天宣布的早期测试中不包括人工智能。要确定人工智能如何应用还为时过早,但是我们非常关注其未来的可能性。”据称,基于目前的数据分析协议,公司不能在数据库上应用人工智能技术,那会需要附加的协议。“数据唯一的用途是直接的病人护理,并没有用作研究。”

  不过,如果谷歌的人工智能可以成功减少医院中的肾脏疾病死亡案例,这会打开科技在医疗领域的巨大空间,会让之前DeepMind的围棋比赛胜利相形见绌。技术不只是能在医生耳朵里提醒病人的症状。人工智能的潜力在于,它能够将全世界医生和病人的信息统一到一个系统中,使系统具有超强的预测能力。AI 可以学会预测心脏病、中风、甚至是癌症。也许这听起来像一个遥远的梦,但是新的项目提供了各个时期的个人信息,这些电脑也许能够长期追踪小的异常状况,从而对总体健康风险做出非常好的判断。你可以想象一下,如果能记录几百万糖尿病血液测试,我们对于胰岛素高低的风险会有更好的认知。

  这样的信息如果直接丢到垃圾桶,我们会错失巨大的良机,谷歌不会乐意看到这种信息浪费。  

谷歌悄悄掌握160万病人数据,是福?是祸?

  谷歌眼镜已经被应用在医疗手术中。图片来源Express。

  质疑的声音

  但是,事情还有令人不安的一面。上周New Scientist获得了DeepMind和英国皇家自由NHS信托(Royal Free NHS Trust)达成的数据分享协议,该信托公司处理这三家医院的工作,每年有160万病人在这三家医院接受治疗。该协议显示,DeepMind Health可以获得这三家医院所有数据,包括入院、出院、转院、意外和急症、病理学和放射科以及病危护理的数据。此外,协议还包括了过去五年内在这三家医院就诊过的所有历史医疗记录。这项协议的有效期到2017年9月29日,协议中规定该日期后所有数据将转移回信托公司,任何残余数据都必须销毁。

  引起人们关注的数据并不是在DeepMind办公室进行存储和处理,而是在一个签有合同的第三方(文件中遮蔽了合作方的名称)。经过信息管理训练并签署保密协议的DeepMind员工是数据的授权使用者。

  NHS的Caldicott信息管理评审系统暗示,使用皇家自由NHS信托的病人同意将关于他们的信息分享给谷歌旗下公司——这意味着,NHS信托不需要明确地向病人寻求同意。病人想要选择不将信息分享给任何非NHS的机构,就得联系信托数据保护官员。前提是,他们知道世界上还有这份信息分享协议的存在。这种麻烦的设置,让一些隐私维护提倡者感到不安。

  外界批评的焦点是,为什么DeepMind需要如此多的病人数据,如果他们的APP仅仅是针对一种医疗情况(急性肾脏损伤)。其他人还质疑,一个如此大的科技巨头能够获得(虽然是间接获得)有价值巨大的敏感医疗数据(终究是纳税人的钱供养的数据)会有哪些后果。能够做出有效的医疗预测会带来巨大的经济价值,这意味着谷歌想要建造数据库,从而在多个领域加强自己的预测能力。

  一方面,医院和病人的诊疗都有可能提升,因为谷歌所拥有的巨大资金及灵活性。另一方面,我们作为一个社会对这样的局面是否感到安心:让以营利为目的的企业获得具有价值的数据库——相当于帮助这家企业在公共医疗方面处于领先地位——此举有可能改变未来商业领域的获益。与此同时,资源相对较少的政府研究机构被甩出了几条街。

  其中一个发出质疑声音的,是健康数据隐私机构MedConfidential,他们尤其关注为何皇家自由信托为什么分享所有病人信息,而不仅仅是患有相关肾脏疾病的病人信息。MedConfidential的Sam Smith告诉New Scientist:“这不仅仅是针对肾脏疾病,他们获得了所有疾病的信息。DeepMind想做的是打造一个可以做任何事情的综合算法。问题是,为什么?”机构协调员Phil Booth对Tech Crunch说:“为什么谷歌需要整个医院的全部信息?为什么能得到没有做过测试的人的信息?他们的回答不符合逻辑。”  

谷歌悄悄掌握160万病人数据,是福?是祸?

  谷歌虽然以“不作恶”原则著称,但是,我们能够完全信任这家产品渗透人们生活所有方面的国际巨头吗?

  不好的联想

  DeepMind拒绝该问题接受采访,多位成员没有应邀发表评论。而公司发言人提供了以下两份录音评论:

  DeepMind 联合创始人Mustafa Suleyman说:“我们在于医生们合作,研究科技可以如何帮助医生识别病人的病情——在目前的情况下,我们在研究急性肾脏损伤(AKI)。我们过去和未来都会坚持最高的病人数据保护原则。数据只会被用作改善医疗保健,不会与谷歌账号或谷歌产品挂钩。”

  谷歌DeepMind的高级医疗科学家Dominic King说:“能及时获得相关的医疗信息,对于想要识别病人病情的医生护士来说非常关键。这项研究关注每年在英国造成4万个死亡案例的急性肾脏损伤。负责这项研究的肾脏专家相信,我们系统带来的提醒,能改变病人的命运。要建造这个提醒系统,我们需要了解在不同时间段进行的各种测试。”

  信托的一位发言人通过电话告诉TechCrunch,DeepMind获得所有病人信息是因为,AKI影响的病人比例很大,并且这种疾病没有界限分明的病症,这意味着早期诊断必须参照非常多的数据。他说:“每六个病人中就有一人收到AKI的影响。因此,这不只是用来治疗有具体肾脏疾病的人,而是为了给所有病人识别AKI的可能性。因此我们不只需要研究他们的血液测试,还需要了解他们的过往病历。这就是为什么谷歌获得了所有病人的记录。”

  这个理由听起来有点便宜谷歌。这家雄心壮志的AI公司需要开发一个医疗健康APP,而就这么正好,相关的疾病让他们可以得所有病人的记录——包括那些因为流产、吸毒或者从楼梯上摔伤了脚而去急诊治疗的人。

  另外一点需要注意的是,谷歌作为一家私营公司,没有义务就他们的行为对大众负责,即使他们获得了一百多万人的个人敏感数据。因此,DeepMind多次拒绝就此事接受媒体采访也非常自然。

  也许就像New Scientist指出的,如果谷歌对NHS数据的处理光明正大,为什么如此神秘呢?公共数据与地下交易联系在一起,很容易给人不好的联想,尤其是处理大量的敏感数据,会让大众不太安心。

上一篇:养老+医疗 “不是病房不是养老院而是家” 下一篇:3D打印如何改变医疗世界的未来